。思意没真

能不能不要一副和我很熟的样子。

愿你拥有悲伤 苟活在天空之下

电影 音乐 画面上大片的空白
它们都指向那个唯一的深处
所有都从没想改变过任何
温柔地递给你纸与笔 是钥匙
在某个宇宙的深处的门
不用担忧和焦虑 只要动笔就好
你会通向那里 我保证…
只是在向着自我打开步伐
通向那唯一的特殊的答案
没有事情需要担心…

酒精使眼皮酸涩…
心痒地想抽根果味凉烟
冰冷的夜空下一吸一吐
夜晚也不知如何是降临
星辰梦幻着绕着前叶的上空
如同生命的闪烁般细致美丽
多少亿年前的星光 生命 已经逝去的
却又在挥洒爱 点滴的光亮
美得令人回想起死 北海道的雪
星光是否落下来可以成为雪花
失去了爱的人好爱你们…

没有自己的洪流
这整个世界就会崩溃
会随风吹走被侵蚀
遍地的绝望会随地繁衍
洪流会狠狠地冲散它们
它会告诉你你的存在

应该是享受病痛时的自己
真真切切的不健全了 不健康
萎弱的肌肉与感情 奇妙地模糊
全身是痛着的 我想 苍白地美好
棉被和温暖的 带着病毒的身体
吃着些安抚身心与疲惫的食物
我的世界好柔弱 病态 所以享受

热情在失物招领处被盗窃
爱情在我所丢失掉的宝箱
它们只是不会回来了

似活在假象里的人型生物体
晃动木椅子自以为是地站起
“肿瘤治疗后的疤痕…长大成人”
窗外她们唱完了 我在门后流泪

感到伤痛的记忆
好像另个世界与人间
那个我与温柔的你
在我的眼泪里同摔碎了
我好像被切断反转了
质疑在空间里膨胀
切下皮肉划开心脏 痛
几乎无感般滑下泪痕
你不是你 我再不是我
好像只是故事 儿时童话
我只是伤心 只是…不甘…

有些轻摇 置于梦中
香气丝缕 软气虚乏
真实与虚幻的空间线
低下头 却看不清 是啊
记忆里的黄印章 蓝线
些许不定 困了睡下了

当一个女人是一种感觉很奇怪的事情

苦闷时之攀岩而上
残废的石碑引人遗忘之深
只是苦闷 裹着暗绿的青苔
苦闷不透风得使人脆弱呼吸
闷重的身体与似散开的脑
不及酷刑但从无法抽离自由
不如推翻好了 砸碎 乏力
砸碎这些悲情 软弱 友情 爱情
我好苦闷

恋情如同蛹中捻碎的蝶
血浆露出与未长成的骨骼
惊颤着 同别人的碎语中落下
她惧怕起蝶类与自身
她望向那里 海的尽头 深谷幽下
像见到了一瞬的光烁 她走向…
走向幽静 随着殡仪队伍的步伐
拖长了微弱的影子 一步一步…
“ 啊,降临于我的黑暗… ”
触碰了海水后的她 鞋随着海浪

离开你的日子度日如年
我怎么离你还是如此近

我总会成为被人所嫌恶 唾之不及的人
无可奈何 到底我还是人类 普通的
可能更变扭些的人型动物 四肢黏糊 头脑罪恶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