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你杀死
在我的天上地下海洋里把你杀死
不留余地地捅穿并不想折磨
这和你的解脱毫无干系 你将继续活着
但是你会死亡 闭上所有 让我欣喜

这是忘却? 还是长大 会是别有用心吗
体内的潜意识 是否体验过我所被你所害的
手好痛 已经摸索不到些什么 需要吗 不要吧

好似如淡然处升起烧焦味
手扒开挠裂烧尽还是燃起着的木屑
抓着砸下石灰地面捣碎至灰飞烟灭
还是坐在盛满淡然气氛的浴缸中
指甲缝还是手纹里的液体泛浓红地洗去
淹漫我满是烈气的炎热 凌烈的杀死吧
我受不了了 你去死

紧拧着大半自我撕扯开来
血液虽爆出如同浓浆的愤怒
也不留情地抛进了人为的焚尸炉中
细胞增长肌肤切色 爱与白血球
快速与扭曲疼痛中 舍弃再生需要
再成为一个完整的人的时候
这场再改造计划也未从停歇过

生日快乐

人影是树驻的影子
摇动穿梭不停深浅
有时诡异有又高昂
似贮着浓浆般的爱和愁…

一旦互相的根夜相抵
所有的夜都如反驳我
闪烁蒸发似剑术讨论
漫天繁星吝啬得发锈
粉玫瑰为你 摇篮曲轻敲摇
天使的歌声到底含着一丝毒

喧闹可令人漂浮起来
与浮世划出果冻色的墙
寂静空间有时致命极了
身体扩大违禁品 使人失去皮囊

重量 沉重 似是无法数清
它便融为一体之后渲染
钻出的物体单薄牢固着
搭配的轻巧 似乎一切腾空了

硬妹之魂冉冉升起

我明白事理的
可是就是想相信命中注定
它可以片面 可以短暂 我相信

淡粉红色会成为每个杀人犯的一部分
就如我们人类进化后才拥有的棕灰色

我是这么折磨着的爱着你
似乎要亲着你的体温流泪
紧紧地享受散乱的发梢与脚跟
腰窝是回归处 温存尽享之处
有痣就可以稳重的亲吻 发热
味道是从不腻味的你 深呼吸
貌似可以从头爱到尾 抱着神秘
尽管你是否想只轻轻抱我则足够
夜中的哭泣声愿望是染湿你的衬衫
和渴望着肩膀上的重量 甚至打闹

我对爱情好像总有一种
莫名其妙的追求 高端性的
我希望他眼中的我是我
只是希望他选择的是我 “我……”

番茄依旧染着深重的橙
似是无法接受着深红而
怀抱着青涩的爱 普勒
大提琴还不至音毕 探寻的物品
是否该舞蹈 一起吧 随意地
超越了彩虹的无法相见也好

©  | Powered by LOFTER